全站搜索
资讯详情
20年反恐如何改变美国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21-09-10 19:23:17    文字:【】【】【

20年反恐如何改变美国:毁掉美国的不是恐袭,而是权力的失衡

20年反恐如何改变美国:毁掉美国的不是恐袭,而是权力的失衡

袭击发生后六天的世贸中心废墟 / Wikipedia

“在距离9·11仅余数周之际,塔利班对阿富汗的重新占领是过去几十年一个悲剧性的象征。”几周前,爱德华·斯诺登在推特上说,并附上了一张已被塔利班宣布占领的阿富汗各州首府的分布地图,“我们的政府离弃了法律,投入徒劳无功的战争,将我们最神圣的权利作为牺牲品——而后又践踏了那些他们声称要为之复仇的人的记忆。值得吗?”

那是8月13日,赫拉特与坎大哈相继陷落,喀布尔已陷入四面楚歌。四天后,塔利班攻占阿富汗首都喀布尔。

20年反恐如何改变美国:毁掉美国的不是恐袭,而是权力的失衡

斯诺登8月13日在推特上发出的阿富汗局势图 / 网络

而时隔一个月以后的现在,当“9·11”二十周年真正来临,阿富汗已经上演了一幕又一幕令人错觉历史重演的残酷画面:从喀布尔机场自美军飞机上摔落下去的阿富汗平民,到赫拉特被从学校赶回家中的大学女生,9月7日,塔利班政府公布了未包括任何其他派别和族群成员的新政府名单,再一次给外界本就不多的对于“新塔利班”的期望泼了一盆凉水。

一个流行的网络调侃是,美国花了二十年,最终用塔利班代替了塔利班。

从8月17日到8月31日,美国在喀布尔机场持续两周的撤离行动将总统拜登的民调数据挫入新低,北约各盟国国内对于美国和过去二十年阿富汗战争的质疑也一发不可收拾。二十年前,被突然而来的“9·11”袭击所震惊的美国人不假思索地支持了所有以反恐为名的对外战争,但二十年后,当付出了数千美国军人和北约盟国军人战死的代价,而美军最终仅能同样狼狈地在喀布尔重现当年越战中自西贡撤军的一幕,问题已经摆在了每一个美国人面前:二十年反恐,美国究竟做了什么?对于美国,它又意味着什么?

对于第二个问题,奥巴马时代美国乌克兰事务代表库尔特·沃克在近日的一篇专栏文章中给出了他的答案:阿富汗的崩溃预示着美国更加黑暗的未来。

二十年反恐战争

20年反恐如何改变美国:毁掉美国的不是恐袭,而是权力的失衡

遭遇撞击后的世贸南塔 / Wikipedia

2001年9月11日,19名“基地”组织恐怖分子分成四组,分头劫持了美国在相近时间升空的四架民航客机,其中的前两架飞机在上午8:46和9:03相继撞上纽约世贸中心大楼双子塔的北塔和南塔,又34分钟后,第三架客机撞向弗吉尼亚州阿灵顿县五角大楼西侧。只有第四架飞机因为乘客成功夺回了飞机控制权而在10:03分坠毁于宾夕法尼亚州尚克斯维尔附近的一片空地,没有造成除机上乘客之外的其他伤亡,但先后遭遇撞击的纽约世贸大楼在一个多小时后最终倒塌,又连带造成了周边建筑群的倒塌和破坏。

这是美国第一次遭遇本土恐怖袭击,但它同时也是美国甚至全世界伤亡最为惨重的单次恐怖袭击,整场袭击事件共造成2977人死亡,超过25000人受伤,世贸中心彻底化为一片废墟,清理工作将一直持续到2002年5月。

狂怒的美国失去了控制。2001年9月14日,美国国会通过了“对恐怖分子使用美国军队”的授权法案,由此开启了此后美国没有尽头的对外战争。这项法案授权美国总统对那些他认为计划、授权、实施或协助了 2001 年 9 月 11 日发生的恐怖袭击或窝藏此类组织或个人的国家、组织或个人使用一切必要和适当的武力,以防止任何未来发生这些国家、组织或个人针对美国的国际恐怖主义行为。

20年反恐如何改变美国:毁掉美国的不是恐袭,而是权力的失衡

袭击后发表讲话的美国总统小布什 / Wikipedia

这意味着,在“9·11”袭击发生后仅仅三天,美国对于接下来后续行动的定位就从“追责”变成了“预防”,不要说对于袭击事件的调查还没有完成,在所谓的“预防”行动中怎样判断合理目标,如何选择“必要和适当”的武力手段,又如何界定“预防”的成功与否?

名义上,美国总统被授予了一切定夺大权,但事实表明,美国总统对这些问题也没有答案。

对于当时的小布什,首先做点什么的需求似乎已经超越了其他一切,目标序列中的第一位,正是阿富汗:藏身于阿富汗的“基地”组织几乎从事发第一时间起就被锁定为嫌疑人,当时执政阿富汗的塔利班拒绝了美国关于驱逐“基地”组织的要求,因此引火烧身。2001 年 10 月 7 日,阿富汗战争开始,美国和英国军队对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的营地发动了空中轰炸,随后,特种部队的地面部队入侵了阿富汗。2001年12月7日,美国领导的联军攻陷坎大哈,这最终导致阿富汗塔利班的统治被推翻。

20年反恐如何改变美国:毁掉美国的不是恐袭,而是权力的失衡

2001年美军在阿富汗 / Wikipedia

然而,这场持续两个月的军事行动不是美国“反恐战争”的结束,而是它的开始。在以阿富汗战争为开端的“持久自由行动”框架下,美国于2002年1月在菲律宾展开“自由鹰行动”、2002年10月在非洲之角展开“持久自由行动-非洲之角”行动,2003年3月空袭并入侵伊拉克,开启伊拉克战争,2007年在北非萨赫勒地区展开“杜松之盾行动”打击索马里,2009年又空袭也门,加入了也门打击宗教极端分子的战争。

这听上去颇有些为所欲为的意味,但现实并非爽文。政治上的失控在任何国家都有其沉重代价,美国的“反恐战争”波及全球,所造成的后果尤为复杂和难以收场。根据沃森国际与公共事务研究所2021年的一项研究,“9·11”事件后美国以反恐名义发动的几场地区战争,保守计算造成 3800 万人流离失所。在阿富汗、巴基斯坦、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也门、索马里和菲律宾,2500 万人在流离失所后返回家园。该研究估计,这些战争造成 897,000 至 929,000 人死亡,其中包括超过 364,000 名平民,耗资 8 万亿美元。

这些在战争和流亡中失去了一切的人,反过来成了更为极端和可怖的新型国际恐怖组织有待吸纳的生力军。2014年,在伊拉克战争和叙利亚内战留下的广袤荒漠和废墟之中,“伊斯兰国”强势崛起,迫使美国不得不再一次投入到新的国际反恐战争当中去:新的作战任务已经溢出了“持久自由行动”框架,而变成了在伊拉克、叙利亚和利比亚三国的真正战争。

与此同时,两个在美国干预下推翻旧统治、成立了新政府的国家阿富汗和伊拉克,局势距离稳定仍然相去甚远,新政府无论在民意支持还是在行政能力方面都远不足以维持国家正常运转。为了维持战争成果,美国不能离开战场。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9-2011 九城3娱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