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资讯详情
美特使访华为何又是天津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21-09-01 19:22:27    文字:【】【】【

为什么是天津?拜登特使克里又访华,目标还是“中国承诺”

为什么是天津?拜登特使克里又访华,目标还是“中国承诺”

克里、拜登(资料图)

为什么是天津?拜登特使克里又访华,目标还是“中国承诺”

文/田邨

9月1日,78岁的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克里,今年第二次来到中国。

与4月访华相比,本次克里依然是受中国生态环境部的邀请,主要与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会谈。但不同的是,会晤地点从上海改成了天津。

就大环境而言,中美关系目前仍处于僵持中。先于克里一个月来到天津的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当时强调,中美两国即便有分歧也可以通过负责任方式进行沟通和讨论,并希望通过她的天津之行为竞争设置一个“公平的场所和护栏”,防范竞争演变成冲突。但中国外交部副部长谢锋强调,这依然是“竞争、合作、对抗”三分法,是遏制打压中国的“障眼法”。

8月31日,中国驻美国大使秦刚应邀出席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董事会为其履新举行的视频欢迎活动并发表主旨演讲。秦刚指出,当前中美关系又走到一个新的历史关口,面临空前复杂严峻的局面。美国上届政府采取的极端对华政策,给中美关系造成严重破坏,“而这一局面迄未得到改变,甚至还在延续。”

另一方面,距离格拉斯哥气候变化大会举行还有两个多月时间,但各方尚未就气候变化国家承诺的具体概念、标准问题达成任何新的共同意见。留给克里的时间不多了。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今年8月最新发布的报告警告称,到2030年左右,全球气温将上升1.5摄氏度,这比三年前的预测又提前了10年。

为什么是天津?拜登特使克里又访华,目标还是“中国承诺”

4月,解振华与克里在上海会晤

为什么是现在,为什么是天津?

作为美国总统拜登的气候问题特使,克里出访活动的分界点是今年4月22日到23日由美国政府发起的领导人气候变化视频峰会。当时,中国、美国、俄罗斯等世界主要国家领导人在线上齐聚一堂,就气候变化问题分享观点、更新承诺。

峰会前,克里先访问了美国在欧洲、中东和印太地区的盟国及伙伴国,并在印度与俄罗斯政府高层会面,之后于4月15日到16日来到上海,与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会谈,并共同发表《中美应对气候危机联合声明》(下简称联合声明)。

当时,联合声明的发布让一些分析人士感到意外,因为克里与多数国家的气候特使谈判后并未发布正式文件。外界也将他今年4月22日前的出访视为政策试探及为视频峰会“打前站”。4月23日峰会结束后,克里明显放缓了出访速度,仅在5月访问欧盟及英国,7月访问俄罗斯,9月访问日本和中国。

分析认为,克里的“第二轮出访”,是在分析、研判各方最新立场的情况下,与主要相关方就国家承诺标准等具体难点问题进行单独对话,目的更为明确,工作也更艰巨。另一方面,克里本轮出访的“最后期限”是11月的格拉斯哥气候变化峰会,因而他有更多的时间与中国、俄罗斯、欧盟、日本等碳排放大国协调立场,然后再出访其他盟友国家。

虽然只聚焦于气候变化问题,但克里的出访与美国政府的其他外交动作间存在一定的关联。6月16日,拜登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瑞士日内瓦会晤,达成有关“战略稳定”的新协议;次月,克里访问莫斯科。7月下旬,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访问日本、韩国和中国等多国。26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谢锋在天津与来访的舍曼举行会谈,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随后会见了舍曼。8月31日到9月3日,克里出访日本和中国。

鉴于一个月前,天津刚刚见证了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和塔利班政治领导人巴拉达尔的来访,一些西方媒体因而将天津视为中国的“安克雷奇”。亦有分析人士指出,将天津对比安克雷奇并不准确。安克雷奇一向是美国国务院官员们出访亚太的经停中转站,那里进行的大多数会谈都是“经停外交”。而天津不同,中国官员是专程前往,进行的是正式会晤。

除疫情防控因素外,天津因靠近北京,更加便于中方进行灵活安排,特别是在高层会晤的安排上。今年7月舍曼访华时,中国外交部分管美国事务的副部长谢锋与舍曼进行了会晤,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随后也会见了舍曼。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克里4月23日后的出访触及气候变化政策更实质的难点问题,各方对克里的接待规格都有所提高。7月在莫斯科,克里与俄罗斯总统气候问题特使举行会晤,并受到了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的接见。一个让外界惊喜的安排是,在莫斯科期间,克里还同俄罗斯总统普京就气候问题举行了电话会谈。

为什么是天津?拜登特使克里又访华,目标还是“中国承诺”

克里

中美关系的“气候”突破口

参考克里此前的欧洲与俄罗斯之行,外界认为克里本次访华,依然只谈气候变化,不涉及其他问题。美国卡耐基和平基金会副会长包道格指出,在中美关系矛盾重重的当下,这不失为一种明智的选择。

今年7月,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会见舍曼时指出,舍曼访华是中美接触对话的组成部分,双方应通过不间断对话增进了解,消除误解,防止误判,更好管控分歧。舍曼则表示,拜登政府上台以来,双方进行了多次接触,愿继续同中方进行开诚布公的接触对话。那次会晤中,中美就气候变化、伊核问题、朝鲜半岛事务、缅甸问题、禁毒等议题深入交换意见。会晤后,双方均表示会谈坦率、深入,愿继续保持“开诚布公的沟通”。

今年4月,克里是中美安克雷奇对话后首位访华的美国高级外交官。如今,他又成为中美天津会晤后首位访华的华府高层。分析认为,这再次展现出气候变化作为“低垂的果实”,在中美关系的“气候”变化中有特殊作用。如果能通过这一“最初的考验”,双方就有机会展开更广泛的合作。

克里访华本身是中美合作的既定议程,但对于美国总统拜登而言,克里的使命另有一番意义。自塔利班占领阿富汗、喀布尔机场发生恐怖袭击、美军撤离工作备受质疑后,拜登在多家民调机构的支持率与不支持率出现了“致命交叉”,其综合不支持率自当选以来首次超过支持率

现在,距离2022年中期选举只剩下一年多一点的时间,民主党在参众两院的优势本又极其微弱。在此背景下,气候变化能否成为拜登执政首年的重大外交成绩,显得格外重要。

但是,一位参与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报告撰写的专家对笔者表示,当前气候变化谈判的难点重点,都难以在短时间内突破。当年为达成《巴黎协定》,各方在国家承诺的标准等关键问题上选择搁置争议、暂缓决定,才达成了总体减排框架。这些当初被搁置的争议,如今正是克里急于解决的。

“现在各方都在督促对方减排,问题是:碳中和、碳达峰的具体概念是什么,国际上都没有统一标准。各国做出的国家承诺,需要包括哪些内容、适用什么计算标准、最终靠什么来核验,完全是一笔糊涂账。”该专家说。

《华尔街日报》则援引分析人士的话说,克里可能回避这些“真问题”,而寻求让中国做出一些更明确的承诺。

对此,前述专家警告,如果美方在格拉斯哥峰会前不尝试协调各方在关键概念问题上的意见,而是试图迫使外国政府做出缺乏实际意义的承诺,这些承诺只会因各方的定义不同而沦为新的争议点,而气候变化峰会也难以真的在《巴黎协定》的基础上实现新的关键突破。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地球相对论】所有,今日头条已获得信息网络传播权独家授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举报
评论 2999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9-2011 九城3娱乐公司